本文因作者编写《“一带一路”关键词》时有感而发,原题为《以促进生产力发展为根本诉求 ——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价值探析》,首发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6月14日。《“一带一路”关键词》一书获得江苏省第十四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江苏省优秀理论成果奖。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科学当然包括社会科学。 

 

——邓小平

作为科学的组成部分,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应该承担一些相应的与自然科学类似的功能,它应该通过努力揭示我国“社会人”的生存、生产、交往规律来促进生产力的进步。然而,近年来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评价导向似乎偏离了方向,例如,判断一项研究是否成功、取得了多大成功的标准,是看它是否发表在国外的SCI、SSCI期刊上。尽管走向国际化也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应该追求的目标,但将此作为唯一“至高”目标,就忽视了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根本诉求,那就是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进步

 

一、人文社科研究促成生产力解放有史可稽

 

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要体现一种“问题导向”。也就是说,人文社会科学从业者在研究学问、实践学问的过程中,需要考虑是否能够解决现实中的问题,解决国家的难题。这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力导向,因为解决国家问题特别是疑难问题的过程就是推进社会生产力进步的过程。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刊登了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系胡福明先生在集体创作基础上形成的一篇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使得当时处于“两个凡是”迷雾笼罩的我国社会拨云见日,重树了检验真理的标准。可以说,这篇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成果,使得广大人民群众开始摆脱“两个凡是”的羁绊,以踏踏实实的态度开始迈向社会主义建设新阶段。胡福明等人的研究成果可谓有的放矢、对症下药,有效地解决了当时我国社会上存在的重大问题,有力地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进步。

此后,在新成立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复办人文社会科学的各个高校的推动下,我国进一步以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来廓清认识误区和思想迷雾,有利于全国人民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之后不久,安徽小岗村的农民就开始了探索承包到户的实践,鉴于这种实事求是的分田到户做法契合了当时我国生产力发展实际,极大地促进了当地生产力的解放与发展。党中央在深入调研了小岗村的做法之后,开始在全国进行包产到户的改革,而全国范围的包产到户有效地推动了我国生产力的提升,改善了人民生活。可以说,这种生产力的提升,与胡福明等学者“眼睛向下”、追求以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造福社会、促进我国生产力发展的研究旨趣是分不开的。他们的学术追求对解决我国现实问题、提升人民生活水平、推动生产力进步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SCI、SSCI导向的研究未必有助于洞察我国社会发展规律

 

当前,我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不少从业者深受“以发表SCI、SSCI论文为科研目标”的评价导向影响。从积极意义上看,这种导向对促进国内外的学术交流具有重要价值,有利于国际社会了解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现状及发展趋势,同时也是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走出去”的途径之一。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看到,符合国外标准的未必就是真正洞察、揭示中国社会发展规律、解决社会难题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这些成果可能只是满足了国外尤其是发达国家的研究偏好而已。美国政治学家、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达尔曾以公共行政学为例指出:

我们不能假定公共行政学能够摆脱背景条件的影响……

 

公共行政学的研究不应将它束缚在一种狭窄地界定了的技术知识和过程之上,而必须扩展到变化着的历史、社会、经济和其他条件因素上(这些因素给每个国家的公共行政学打上特殊的印记)。

 

达尔强调的本质上是人文社会科学的特殊性,就是说,不同的国家,由于其民族、政治、经济、文化等因素的差异,必然有着与其他国家并不完全一致甚至完全相异的人文社会科学发展规律。从根本上说,每个国家的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都应该将主要精力用于探索、发掘、廓清本国社会发展规律,从而使本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为促进本国社会生产力进步的有力工具。就生产力进步的角度而言,我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主要应该致力于揭示中国情境下独有的或者与其他国家相同但作用机制不一样的社会发展规律,这样才能解决我国改革实践中碰到的各种难题,才能有助于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

 

、人文社科研究属于社会工程,应努力开发社会工程“产品”

 

为了能够对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有所帮助,笔者认为,我国的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应该多一些国家情怀,少一些私心杂念。既然选择了研究人文社会科学,就应该有一些人文关怀,有促进中华民族“公共善”的情怀。对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当前最根本的“公共善”就是促进生产力的不断解放和进步,在此基础上推动国家的整体进步。为此,我们不仅要考虑发表那些可以为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本人带来各种物质利益和精神利益的SCI、SSCI学术成果,而且要对国家发展过程中遇到的疑难问题展开研究,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的进步作出贡献。每个研究者都为国家和民族贡献一点点力量,哪怕只是贡献一个创新词汇、一个创新性思路、一个政策工具、一个管理措施等,都会对改进我国社会发展现状、推动我国生产力进步有所助益。“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相信通过每个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的努力,我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革与进步,并反作用于社会生产力,实现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和进步,最终推动我国社会的发展。

众所周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畏惧中国的进步,忌惮中国的发展,他们关注的着眼点主要是我国的工程技术领域,所以把中国一些著名的工程类大学列入了“黑名单”。为什么美国会忌惮我国的工程技术?答案显而易见。因为我国的工程技术给中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进步。尽管从SCI、SSCI中期刊论文来看,我国工程领域在世界范围内并非处于十分领先的地位,甚至要比我国生物学、物理学、数学、化学等基础学科发表的论文少得多,但工程科学却给我们带来了国防、航空航天等相关领域的重大突破。这些突破性成果缩小了我们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处于领先水平。国家间的竞争本质上是彼此间生产力的竞争,作为“第一生产力”,科学技术的进步无疑是最关键的竞争优势。

人文社会科学在一定程度上属于社会工程领域,与工程科学提供产品一样,它提供的是一项项社会产品,比如促进信息产业发展的规划、农村失地农民再就业培训、发放义务教育教材等。社会工程应该与工程科学一样追求促进生产力的进步,科研人员也要有做“无名英雄”的境界。实际上,我国工程学科要按照当前国内通行的比拼SCI、SSCI的评价标准来看,是举步维艰的,很多工程学科的研究人员都面临年终评价中“缺乏国外论文”的压力,尽管如此,他们仍以扎扎实实的工作为我国生产力的发展、科技进步作出了自己的努力。

而国内有些学科领域的SCI、SSCI论文可谓处于“领先水平”,它们并未开发出有利于生产力进步的理论和工具,在很大程度上还存在满足和实现研究者私人利益的研究动机。从已经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有一些科研工作者,在本单位每篇国外SCI、SSCI论文上万甚至十多万元的物质奖励的驱动下,其主要精力都集中于产出这类论文,有的甚至每年就有动辄十几篇甚至几十篇的SCI、SSCI论文产出。于是,一些人成为了拥有各种学术头衔的“科研富翁”,但他们的研究成果却极少涉及或根本无益于促进我国生产力的进步。这其实是一种典型的“科研利己主义”现象,当然,它在一定程度上与不健全的科研评价体系有很大关联,并非这些科研人员天生就是如此。相对而言,在工程科学领域,有很多研究者虽然没有因为发表数量众多的SCI、SSCI论文出名,但他们却在很多岗位上做出了实实在在的研究成果。

 

、科研评价政策须转型到促进生产力进步上来

 

既然是科学的一部分,那么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也应该以促进生产力发展为根本诉求,因此,我国在科研评价政策的制定上就要以促进生产力进步为根本导向。实际上,党的十八大前夕的全国科技工作会议就已经提出了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促进科技与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党的十八大更是明确指出要“完善科技创新评价标准、激励机制、转化机制”,这是要求我国科学研究服务于经济社会综合发展,改变评价方式的先声。2013年11月12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出台了我国今后改革的顶层设计《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它专辟一个部分阐述了我国科学研究改革需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主要由市场决定技术创新项目和经费分配、评价成果的机制”。

无论是全国科技工作会议、党的十八大还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它们对科学研究的导向都是让“市场起决定作用”,让科学技术服务于社会经济发展,这本质上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理论。只有符合生产力发展方向,有利于促进生产力进步的科学技术研究,最终才是社会需要的。

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新形势下,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地位更加重要、任务更加繁重。……面对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国际发展环境深刻变化的新形势,如何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如何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迫切需要哲学社会科学更好发挥作用。”同时,他还提出了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具体要求,“要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

就此而言,国家从顶层设计的角度扭转我国科学研究的评价导向,使其从重视国外SCI、SSCI论文转变到促进我国生产力发展方向上来,这契合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观。未来,我们需要将这些顶层设计落到实处,特别要细化到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领域,推出新的以促进生产力进步为根本目标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评价标准体系。
 

为了便于阅读,原文段落结构有所调整。

转载自:北大社圣大燕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