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行情 正文内容

合肥市法院投诉,安徽合肥市人民法院

中国法学 2022-10-13 15:10:19 法律行情 53 0

小区业主,为了大家安全,发现消防通道被堵?请你拿起电话举报

什么是消防通道

消防通道是消防人员实施营救和疏散被困人员的通道,比如楼梯口、过道和小区出口处等。从住宅小区来说的话,从室内到地面的楼梯,小区内到外面公路的道路都属于消防通道。

消防通道的重要性

消防通道就是生命通道,它是迅速扑救火灾、抢救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减少火灾损失的重要前提,不能随便占用,必须时刻保持畅通。如果消防通道被占,将给小区业主生命财产带来重大隐患。

我国《新消防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损坏、挪用或者擅自拆除、停用消防设施、器材,不得埋压、圈占、遮挡消火栓或者占用防火间距,不得占用、堵塞、封闭疏散通道、安全出口、消防车通道。人员密集场所的门窗不得设置影响逃生和灭火救援的障碍物。

再次呼吁广大市民,

发现消防通道被堵,

请拨打96119举报.

事件回顾

楼道起火

1.合肥市金寨路安粮城市广场9栋发生火灾,引起火灾的就是堆放在小区楼道的杂物、废弃纸盒。所幸这次事故由于物业人员处理及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2.楼道起火、业主坠楼身亡

2013年4月15日下午3点,北京一小区楼道起火,纪某从5楼窗户跳下,不幸坠楼身亡。此次着火原因正是同楼层的蔡某在楼道堆放的浴霸和纸板箱引起。

放在楼道里的纸箱子被烟头引燃

前不久,沙河口区某小区18层的公共楼道发生了火灾,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原来是有人家搞装修,废旧纸箱扔在楼道里没有来得及清理,有人将烟头丢到纸箱上,引发火灾。虽然这场火灾有惊无险,但现在想起来居民还是心有余悸,“这次幸亏没有人员伤亡,但如果继续在楼道里堆放易燃杂物,下次恐怕就没这么幸运了,整栋楼居民的人身安全可都是个问题啊!

4.醉酒回家被杂物绊倒胳膊轻微骨

赵先生在甘井子区某小区里居住,年过6旬的他身体还算硬朗。2017年5月23日晚上,他与几个好友在朋友家多喝了几杯,摇摇晃晃地回到家。由于居住的小区没有电梯,在4层转5层的拐角处,不幸被停在楼道口的一辆自行车绊了一跤。这一跤摔得可不轻,赵先生左胳膊磕到楼梯,轻微骨折,并且摔得鼻青脸肿的。“平时楼道里就堆着各种杂物还有自行车,本来楼道就不宽,这一堆东西一堵,过道就更窄了。”

楼道堆放杂物的危害

楼道堆放杂物存在火灾隐患;楼道是公共空间,占用楼道空间堆放杂物会带来安全隐患。废弃杂物多为木制品、棉织品、纸制品等可燃物,存放时间久,稍遇明火极易引起火灾。楼道是居民行走的通道,抽烟随便乱扔烟头者有之,儿童玩火,这些都很容易引起火灾事故的发生。

楼道堆放杂物造成住宅楼安全隐患:小区楼道属于公共消防通道,是广大居民日常出行的唯一通道,部分住户将杂物堆放在小区楼道内,影响了居民的进出通行和整体环境,同时也存在安全隐患。当发生地震、火灾等自然灾害的时候,将严重影响他人逃生。

安全提醒

发生的一次又一次实例告诉我们,在楼道堆放杂物阻碍安全疏散通道,并且着火时容易增长火势蔓延,十分危险。业主们应及时“三清”,即清理楼道、清理阳台和清理厨房,避免火灾隐患。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六十条第三款占用、堵塞、封闭疏散通道、安全出口或者有其他妨碍安全疏散行为的。

《物权法》第八十三条业主应当遵守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对任意弃置垃圾、排放污染或者噪声、违反规定饲养动物、违章搭建、侵占通道拒付物业费等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有权依照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要求行为人停止侵害、消除危险、排除妨害、赔偿损失。业主对侵害自己合法权益的行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楼梯通道,所有权属于全体业主。个别业主私自将楼梯通道用于自己堆放杂物,明显是化共有为私有,也是对其他业主共有权的侵害。

《消防法》第28条规定“任何单位、个人不得占用、堵塞、封闭疏散通道、安全出口、消防车通道。”楼道作为火灾时的重要消防通道和安全出口,必须时刻保持安全和畅通。

安徽法院诉讼服务中心 服务更精细 功能更实用

2015年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专程到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调研,称赞诉讼服务中心实现了“从后台到前台、从分散到集中、从多点到一点”的优化,不仅服务了群众,也方便了法官。当月在安徽合肥召开的全国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建设推进会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总结了安徽诉讼服务中心建设的五条经验,要求全国法院认真借鉴推广;“合肥经验”写入了周强院长今年3月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所作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

7个月过去,安徽127个法院没有满足于建成诉讼服务中心,而是牢固树立“大服务”理念,以群众需求为导向,不断提档升级、增加服务项目,创新司法为民新模式,为人民群众提供更优质、高效、便捷的司法服务;从解决深层次问题入手,着力搭建诉调对接平台,将诉讼服务中心打造成多元化解矛盾纠纷的聚集地,满足人民群众多元司法需求;把诉讼服务中心打造成为化解涉诉信访、攻克执行难的平台,不断提高司法公信力。

2016年5月4日上午,新里城菜市场100多位经营户涌进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要起诉瑞泰公司违约交付摊位,要求全额返还摊位出让款并承担违约责任。

担任导诉员一年多的胡紫薇虽没见过如此庞大阵势,但不慌不乱,问清当事人的来意后,耐心稳控大家情绪,立马进行分流,引导请了律师的当事人直接到网上立案区自助立案。在窗口值班的法官鲍洁华则安排法援人员指导没有代理人的当事人书写诉状,进行人工立案,为52位生活确实困难人员办理缓交诉讼费手续。

就这样诉讼标的不一、总额达千万元的100多件案件当天全部立案。

“来法院之前我们已六神无主,没想到这么快就办好手续,有了依法解决的办法,心里一块石头落地。”诉讼代表李长志说。

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是安徽少数几家租赁房子办公的基层法院。该院最大限度压缩办公面积,建起近千平米的规范化诉讼服务中心,具备导诉、立案、调解等五大区域,查询咨询、诉调对接、立案信访、判后答疑、司法救助等23项基本功能,实现当事人“走进一个厅,事情全办清”的目标。

该院被安徽高院定为集中管辖皖南五市行政案件的基层法院后,针对外地当事人来法院立案路途遥远、来往不便的特点,大力推进网上立案、邮寄立案和12368服务热线引导立案,提供网上、线上、大厅多样化的司法服务。并在诉讼指南上设置地图导引,将从芜湖火车站、长途汽车站来法院的路线发布在网上,方便外地群众查阅;同时该院还专门设置休息室,为外地当事人提供休息场所,最大限度地减轻当事人诉累。

这是安徽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推进便民利民、精细化服务的一个缩影。

“诉讼服务中心是面向群众、服务群众的窗口,是群众诉讼‘始发站’和司法审判‘总开关’。全省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的提档升级,必须立足经济社会发展对法院工作的新要求,立足人民群众对司法工作的新需求。”安徽高院院长张坚如是要求。

安徽各地法院在省高院规定的23项诉讼服务功能基础上,结合实际,增设特色功能,想方设法为人民群众提供快捷、周到、贴心的诉讼服务。

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于2016年3月建起微信服务平台,为全市律师提供实时查询咨询服务,截至5月31日,共有101位律师加入平台,先后接受各类案件查询436件,查询其他事项257次,接受和处理投诉23次,被律师们称为“前所未有的温馨快捷服务平台”。同时,邮政部门从4月1日起,派专人到该院诉讼服务中心驻点开展邮寄送达服务,通过对文书的送达情况进行实时监控,提高了法律文书邮寄送达的效率和质量。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与司法局携手,在诉讼服务中心设立法律援助工作站,向困难当事人免费提供法律咨询、代写法律文书及进行法律援助申请初审,实现司法救助与法律援助“一站式对接”,更大程度保障诉讼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滁州市两级法院则结合农业大市的实际,在30个人民法庭建立“诉讼服务工作站”,直接办理立案等诉讼事务,今年1至5月份共立案1556件,免除了群众奔波之苦。

利用信息化提高诉讼服务效率已成为许多法院的追求。2015年8月,依托安徽法院诉讼服务网,全省法院开通网上立案功能,半年时间,共接收网上立案59282件,占同期立案数的14.7%。单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就网上立案6118件。

今年3月,马鞍山市雨山区法院在安徽率先建起电子法庭,依托云平台,把庭审的每一个环节都连线到网络,起诉、调解、受理、送达、开庭、裁判等都可在线上完成。远在辽宁鞍山市的曹女士和雅士利乳业(马鞍山)销售公司发生劳动争议纠纷,公司不服仲裁,诉至法院。案件标的小,路又远,法官征求双方同意,选择在电子法庭上庭审。

“我在电子法庭上,看到刘洪涛法官的一言一行,彻底颠覆了我对传说中‘衙门’的印象,感受到了法律的温度,感谢法院实实在在为人民服务。”曹女士胜诉后给法院领导写信说。

受案数名列全省基层法院第10位的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2015年共受理各类案件10686件,其中诉前调结1668件。今年1至5月受理案件4864件,已诉前调结880件。

面对案件不断增长,当事人期望快捷化解纠纷的期望,田家庵法院从2010年开始先后聘请了7名退休老同志作为人民调解员,常驻设在诉讼服务中心的诉前调解中心。对一些事实简单的案件,当事人明确表示愿意,由调解员进行诉前调解。

“去年7位人民调解员人均办案高达238件,意味着为我院21位民事法官人均减负办案近80件。今年已人均调结125件。”该院院长侯伟感叹,“他们的辛勤付出,不仅又快又好化解了矛盾,减轻了当事人诉累,更为法官减轻了负担,让法官专心办理普通程序的案件。”

为满足人民群众多元司法需求,安徽高院要求全省法院将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和诉讼服务中心这“两个建设”相互依托、相互协调、相互促进,搭建好“四大平台”:诉调对接平台、专业解纷平台、网络调解平台、案件速裁平台。

今年3月,安徽高院出台《全省法院进一步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工作意见》,规范纠纷解决运行机制和程序对接制度,切实发挥法院在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体系中的引领、推动和保障作用。

根据安徽高院要求,各地法院积极搭建专业解纷平台,有效发挥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和人员的专业优势,探索和建设更具特色和实效的对接平台;建立起“两代表一委员”调解、人民调解员调解、律师调解、仲裁员调解以及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监督指导等五项制度,完善纠纷解决方式,充分发挥各种力量开展调解的优势。

2015年9月,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在全省率先引入婚姻家庭咨询师入驻诉讼服务中心,搭建婚姻家庭案件“诉调对接”工作平台,取得明显成效。截至今年4月底,共调解婚姻家庭类案件300余件,其中不起诉86件,达成调解协议离婚55件。

安徽省商会调解中心在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设立全省首家商会调解工作站,运行一个月来,效果颇佳。

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与市综治办、市总工会、市司法局、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联合搭建“劳动争议联合调解中心”,已受理劳动争议纠纷112起,调撤74起。该平台不仅缓解了两级法院受理案件的压力,更为劳动者开辟了一条更快捷、更专业的绿色通道,降低了劳动者的维权成本。

合肥市蜀山区法院还尝试搭建网络调解平台,发挥网络调解、在线调解的优势,让当事人多了一种选择。

安徽法院不断加快构建高效便捷、灵活开放的网络调解平台,将道路交通、婚姻家庭等纠纷集中领域相关行政主管部门的调解窗口引入法院诉讼服务网,使当事人快速选择纠纷解决方式、尽快找到适宜的解决纠纷机构,积极开展在线调解,推动矛盾纠纷在网上解决。

针对立案登记制的实施大大降低了诉讼门槛,而诉讼解决纠纷具有权威性、规范性、专业性以及效率较高、成本较低的特点,全省法院强化诉讼服务中心对矛盾纠纷的分层过滤、分流引导的功能作用,继续搭建速裁平台,完善简易程序、小额诉讼、刑事和解、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审理等机制,实行繁简分流,开展案件速裁,有效提高审判效率。合肥市两级法院对简单案件实现登记立案和案件速裁的有效对接,一审案件简易程序适用率达76.45﹪。

已经在立案窗口工作16年的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一庭庭长过传之,过去经常被各种信访人搞得焦头烂额,现在轻松了很多。

2015年6月,亳州中院建成规范化的诉讼服务中心,设立了专门的信访接待场所,通过推进涉诉信访改革,实现诉访分离,分类化解申诉信访;实行领导包案处理,化解疑难信访案件;依法打击违法上访,规范信访工作秩序;完善依法治访工作机制,和亳州市司法局共同构建律师参与预防、化解涉诉信访工作平台,专门出台《关于律师代理申诉、参与信访暂行办法》,依托诉讼服务中心,为律师调解案件、代理申诉、参与信访创造条件,使律师参与预防化解涉诉信访工作走向制度化、规范化,促进矛盾纠纷化解,成效明显。

为切实减轻当事人诉累,亳州市两级法院加强远程视频接访,让当事人在当地反映问题和诉求就能得到上级法院的接待处理,2015年以来,有11位当事人通过远程视频接访,信访问题得到明确答复和处理。

安徽各级法院注重完善信访化解平台建设,充分发挥诉讼服务中心信访源头治理、信访接待化解功能,重大敏感案件在“第一时间被发现,第一时间被防控,第一时间被化解”,前移工作关口,做好应对举措,从源头上减少和预防涉重大敏感案件的信访问题发生。今年5月,安徽高院联合省司法厅出台《关于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涉诉信访案件工作实施办法(试行)》,全省法院在诉讼服务中心或信访接待场所设立律师工作室,积极开展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信访案件工作,引导当事人理性表达诉求;完善远程视频接访,引导信访群众选择视频方式反映诉求;规范网络信访流程,依法处理信访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后,安徽高院院长张坚多次向全省法院提出明确要求,要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各级法院牢固树立一盘棋思想,把诉讼服务中心作为推动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重要阵地,加强立审执协调配合,向立案、审判借力。从立案起主动提示执行风险,引导当事人积极履行举证责任;在诉前调解中促使自动履行,把执行信访案件推向前台,完善多元化解纠纷机制,形成化解矛盾的合力,切实减少进入执行环节的案件。(记者李忠好通讯员周瑞平)

合肥中院诉讼服务中心工作纪实:为群众贴心服务 为法官增效减负

合肥中院诉讼服务中心的法官热心为当事人提供服务。

周瑞平

安徽合肥素以“三国故地、包拯家乡”著称于世。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收案数、结案数、结案率、人均结案数已连续7年位居安徽省16个中级法院首位。今年1至10月,该院新收诉讼执行案件17917件。“案多人少”矛盾愈发突出。

围绕着如何进一步提升审判效率,落实司法为民措施,合肥中院在全省率先行动起来,升级改建诉讼服务中心。2014年11月,总投资1560万元、总面积2256平方米的新诉讼服务中心正式投入使用,形成具有五大功能、四大特色的规范化、标准化诉讼服务运行体系。

“我们致力于把诉讼服务中心打造成为对外周到服务群众,对内提升审判质效的平台,让人民法院司法为民措施看得见、摸得着,让法官脱离事务性工作,专注于审判。”合肥中院院长许建一语道出对诉讼服务中心的明确定位。

职能前移“一站式”服务群众

“大爷,您认为法院的判决怎么不合理了?”心理咨询专家庞良虹笑着问一名年近90岁的来访当事人。

“法院在财产分配上不公平,别人凭什么多分一点。”来访的老大爷激动地说道。

“大爷,我们先来玩一个游戏,这里是一个沙盘,您可以从这边柜子上选择一件物品放进来,我可能就能知道您在想什么。”庞良虹的举动引起了老人的兴趣。

原来,陈大爷与他人因财产分配问题上法院打官司,对判决不服。今年9月23日,陈大爷带着老伴来到合肥中院,在诉讼服务中心导诉员的引导下,他们很快见到了立案二庭庭长潘中潮。

在信访服务区,潘中潮对陈大爷夫妇的疑问一一解答,但老人还不甘心。一同值班的心理咨询专家庞良虹提出与两位老人进行心理沙盘游戏,陈大爷欣然接受。随后,两位老人被带进信访服务区一处装饰暖心、风格清新的小房间。这里是合肥中院与安徽省现代心理研究所联合设立的“阳光心灵驿站”,16位知名专业心理咨询师轮流在这里为诉讼当事人提供心理咨询和辅导服务。

当天,值班心理咨询师庞良虹与两位老人拉家常,诉情理,了解上访对生活的影响及其家人对此事的看法,有针对性地进行心理疏导。最后,两位老人家接受了法官和专家的建议,表示理解法院工作,接受法院的判决。

这是合肥中院诉讼服务中心为当事人提供贴心服务的一个缩影。

“打官司,有时就是为了说个理,但是说不通,心里就会别扭。我们希望这些当事人能够先走进心灵驿站,心平气和地打官司。”合肥中院副院长田岚说。

据介绍,合肥中院将除庭审以外的其他诉讼服务事项“打包”整合为23项功能,前移至诉讼服务中心“一站式”办理。当事人在一个大厅就可办理立案、查询咨询、诉前保全、司法救助、费用缴退、判后答疑等事项,真正做到“走进一个厅,事务一站清”,让当事人无论在哪个窗口,都能得到满意、温馨的服务。

在整合各项职能的基础上,合肥中院更注重在细节创新上下功夫,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在候访服务区设置了二维码扫描屏、360全景导诉、诉讼服务自助终端,为当事人提供指南、全景电子地图、案件查询、法官留言等集约化的诉讼服务;在综合服务区设有便民服务室,引入书吧、茶吧、银行ATM柜员机、自动售货机和母婴室,为群众提供细微周到服务;在立案服务区配备自助立案系统和集中送达平台,开设四个12368诉讼服务热线坐席,为群众答疑解惑;在调解服务区设立远程视频、涉外商事等8个特色调解室,积极引导当事人通过非诉渠道解决矛盾纠纷,真正用心把各项便民措施落到实处。

据了解,改建后的诉讼服务中心投入使用以来,已经受理各类审执案件19813件,提供法律咨询1230件,接听12368热线1670余次,网上立案195件,接受并办理法律援助122件,对困难群众进行司法救助62件,救助金额共计57万余元。

智能化服务诉讼走上“快车道”

今年4月14日,合肥中院民四庭张怡法官通过远程视频审理一起兄弟之间房屋分割纠纷案。经法官耐心调解,分处两地的案件当事人达成调解意向。在调解协议顺利履行完毕后,重归于好的兄弟一起给合肥中院送来一面锦旗,表达对法官高效办案、便民为民的敬意。

除了法官利用远程视频系统实现与当事人在线“面对面”,给外地当事人带来便利之外,合肥中院依托信息化,利用移动终端播放自制的立案登记制动漫片,通俗易懂地告知当事人如何打官司,将当事人需要知晓的事项集成到360法院全景办公地图,并设有语音播报功能,当事人能轻松查询法庭和公共区域布局以及功能。还在全省率先启动司法查控网,实现坐在指挥中心就能对财产进行查控,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事人可以通过自助终端给法官进行视频或语音留言,这是合肥中院的一大创新。

11月9日一上班,当事人叶蓓来到合肥中院诉讼服务中心查询自己的一起劳动争议案件办理情况。

在值班主任的指引下,叶蓓来到自助终端前。

“这台机器能查询到全省任意一家法院的案件审理情况,您只要把自己的身份证放在这个感应区域就可以了。”话音刚落,只听到“嘀”的一声,屏幕上显示出她的案件正在审理中,在承办法官名字的正下方,“我要联系法官”的标识很醒目。

叶蓓迟疑地点击一下,屏幕上立马跳出来“视频留言”和“音频留言”,在点击“视频留言”后,叶蓓对着终端上的摄像头将自己想要咨询的问题录制成一段短视频直接发送给法官。

“没想到现在联系法官这么方便。”叶蓓由衷地感叹道。

田岚告诉记者,诉讼服务中心职能增加后,需要配备大量工作人员,我们按照“442”模式进行优化配置,以40%法官、40%购买社会服务、20%志愿者的构成比例,安排在不同的服务岗位。司法资源的优化配备,让少量法官在前台办理综合性服务工作,使更多法官从日常事务工作中解脱出来,集中精力审理好案件。

“诉讼服务中心承担了许多事务性工作,一定程度上为法官减了负减了压,我们可以全心办案,提高了办案效率。”法官张勇说。

“一室一品”打造多元化解纠纷平台

家住巢湖的王先生在工地拆卸、运送泵管劳动中,被钢管砸成重伤,构成七级伤残。

去年7月,王先生将理赔材料交给保险公司,双方就赔偿数额发生争议。案经巢湖市法院审理后,判决保险公司赔偿王先生意外伤害伤残赔偿金20万元和意外医疗赔偿99800元。保险公司不服向合肥中院提出上诉。

今年7月4日,合肥中院邀请合肥市保险行业协会调解员来到保险金融纠纷调解室,对该案进行调解。王先生走进调解室,看到挂在墙上的指引和流程图,就明白调解的程序。

在法官和调解员努力下,双方当场握手言和。

合肥市法院投诉,安徽合肥市人民法院-第1张图片

在这间调解室里,记者看到一面墙上挂着合肥市地图,印有全国保险纠纷诉讼与调解对接机制试点法院的金属字体,另一面墙上悬挂着保险纠纷案件诉讼调解指引和保险纠纷案件调解流程图等画框,金色的画框和体现徽文化的设计风格彰显出金融主题。这间特色调解室启用以来,已经成功调解金融保险类纠纷745起。

为应对案件大幅攀升形势,提升审判效率,合肥中院大力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根据案件类型,在诉讼服务中心调解服务区专门设立家事、金融保险纠纷、物业纠纷、知识产权、涉外商事、远程视频等8个特色调解室,将诉讼服务中心打造成多元化解纠纷平台。一方面根据不同主题,将中国风和徽文化元素充分融入到设计中,凸显“一室一品”的人文关怀,力求让每个调解室体现出功能特色,营造贴心、温馨的调解氛围,很好地拉近双方当事人的距离;另一方面引进专业化调解力量,积极引导当事人通过非诉渠道解决矛盾纠纷,将大量纠纷高效、快捷化解在诉前,降低当事人的诉讼成本,更为法官减负。

在调解服务区功能定位上,合肥中院坚持改革创新的精神,以司法体制改革为契机,转变服务理念,构建“法院指导、行业参与、多元衔接”的多元纠纷调解工作机制,提升服务水平,促进司法便民、高效。据统计,今年1至10月份,全市两级法院调撤案件20896件,调解结案11678件,撤诉9218件,其中合肥中院调撤案件1394件,调解结案816件,撤诉578件。(记者李忠好通讯员周瑞平张利张敏)

欢迎 发表评论:

test